皇冠炸金花主页

社友网

2020-09-27 08:44:06

字体:标准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各种大型基建工程都陆续开工。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  我始终认为创投行业是中国必需的,中国要成为科技强国,必须要发展风险投资,这也是我们这些人为此努力了二十年的根本性原因。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

    当然,这两年的募资难和以往的募资难可能不太一样。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但是现在有人刻意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放大了,把我们这个行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对科技的发展、对实业的帮助弱化了,不少媒体报道、某些法院判例,是站在不利于我们行业这边的。

  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创业板试点注册制的方案也出台并且获批了,其中值得一提的要点:新上市企业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之后涨跌幅限制从10%调为20%的规则,似乎加大了投资风险,这是投资者要重视的。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

  目前,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还在持续发展,我不太相信,实际上我觉得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大家都是萎靡不振,好多大的创投机构甚至也是官司缠身,疲惫不堪。在阚治东新书发布之际,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幸专访了他本人。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

  而这次,停工停课停运,情况确实严重得多。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我们这个行业主要依靠资本市场退出,没有它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行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目前,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还在持续发展,我不太相信,实际上我觉得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大家都是萎靡不振,好多大的创投机构甚至也是官司缠身,疲惫不堪。

  当年我还在南方证券工作,也是经历了整个“非典”疫情过程。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这两年大家都体会到,募资难就难在大家对这个行业到底怎么看。

    “对注册制寄予期望疫情下并购退出是良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去年通过科创板,国内创投机构实现了不错的退出率,注册制也在科创板试水,另外针对创业投资的减持新规也做了进一步细化,这些来自制度改革方面的利好消息,是否预示着创投业迎来一个最好的退出时代?  阚治东:科创板推出以后,我曾经在我的《创投家笔记》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肯定也看好科创板,同样也看好过去的创业板,因为这都是我们这个行业主要的退出渠道。  “投资不畅转投后不可维持,根本在于大力发展创投业”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好的资产和项目越来越少,业内出手越发谨慎,特别在疫情之下,有些机构由于募资不畅,好项目也不多,干脆就不出手转做投后服务,您如何看待当下的投资形势?  阚治东:这个行业里,大家不是都干一个活,有的做募资,有的做投资,还有的做投后。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值得引起大家的重视,证券业一直有一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快,也可以说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  说到影响,其实我们这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因为我们和经济环境、金融市场,其他各个产业(实业)都是关联着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前所未有的。

  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等疫情结束后,期待资本市场的振新。

  我觉得中国政府当时断然的措施,确实是非常必要的。目前,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还在持续发展,我不太相信,实际上我觉得这几年这个行业正在萎缩,已经看不到前二十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现在大家都是萎靡不振,好多大的创投机构甚至也是官司缠身,疲惫不堪。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

  但是现在有些人把我们的失败案例放大,极少甚至从不宣传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然后不理性的投资人就会找管理人的问题,哪怕整个基金或者项目都还在正常运作的状态,他们也要不分黑白的问责,现在这个现象屡见不鲜。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  有人说,这次疫情可能会造成整个世界经济进入萧条期,萧条程度相当于上世纪20-30年代的华尔街金融危机,据说当时股市市值掉了40%,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此数接近人口总数的28%,而后美国和全球进入了长达1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现在这个时期,我与民营企业家们打的交道尽管不多,但我清楚大部分中小民企都面临严重的财务问题,可以说都是愁眉苦脸的。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值得引起大家的重视,证券业一直有一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大力发展创投行业。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

  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那时候也有些小地方自觉封路封村,但是没有政府强制封城这种措施。特别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快,也可以说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也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

    当然,这两年的募资难和以往的募资难可能不太一样。  由综合类转到专门类,这个现象也很正常。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但是现在有些人把我们的失败案例放大,极少甚至从不宣传我们投资成功的案例,然后不理性的投资人就会找管理人的问题,哪怕整个基金或者项目都还在正常运作的状态,他们也要不分黑白的问责,现在这个现象屡见不鲜。其实在国外,很多创投公司就像我们的一样,分综合类和专营类,属于综合类的券商,股票发行、股票买卖、公募基金等都做,还能做资产投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疫情之下,许多资产出现了危机,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并购的好时机,您如何看待此时的并购机会,并购作为机构退出的其中一个渠道,是否正在升温?  阚治东:我赞同这种观点。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

  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今年一季度,我国GDP下降了6.8%,这是我国40年来第一次,全球经济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更大影响。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

  同样类型的甚至同样财务指标的项目,在北上广深,它的估值可能比它在西部和东北部那边高。今年一季度,我国GDP下降了6.8%,这是我国40年来第一次,全球经济更是不可避免地遭受更大影响。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各种大型基建工程都陆续开工。

  所以我相信,中国这次也同样能够跨过这个坎儿。当年我还在南方证券工作,也是经历了整个“非典”疫情过程。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过去证券公司很多做代客理财的,类似这种二级市场基金,他们在这上面吃了很多亏,当年我们这帮行业出来的都没把握,我们去做这个事干啥呢?  今天说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首先,现在这些业内的“自己人”要坚持,不忘初衷,其次,如果我们的监管部门能做到管理和发展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那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还是很可期的。创业投资本就是高风险高收益行业,是否有这个能力和担当去承受这份不确定性,投资人也要引起高度重视,考虑清楚,同时也提醒同业者在选择投资人时对他们告知清楚。

  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所有香港同事都戴着口罩,董事会上就我和台湾威京集团的沈庆京主席没戴口罩。本来面临复工复业,企业运营需要资金,而外部产品销售又在减少,特别是那些做外贸的企业,其实实体没有一个行业能幸免。

  当然,经过这一轮大浪淘金之后,我相信留下的都是这个行业的中坚力量,大家不可能再像前两年那样,大学一毕业就盲目拉个团队来干这行业,因为做这个行业确实不容易,而这样的反向选择,对我们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也不是坏事。  我还记得之前一些创新型基金产品火的时候,像、P2P、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我希望我的团队不要碰,因为我觉得不稳妥,像金融,我总觉得在概念上有模糊的地方,容易被攻击,果然,噼里啪啦倒了好多,当然像互联网金融、P2P这种产品该不该存在,我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它们,只是感觉它们可能出问题。最近全国的新增病例都很少,其中还包括境外输入的,就连我们的重灾区武汉,医院病人都已经清零了。

  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  尽管“非典”那时候闹得很严重,但是整个疫情时间短,而且那次疾控措施也没有这次“新冠”严厉。而且转做投后,基金管理费和已投项目顾问费变成主要收入来源,这样的收入是有限且不稳定的,很多公司也都面临财务问题即管理费枯竭,公司难以维持下去的问题。

  这中间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大家对它价值的判断。  第三,我国本身还是发展中国家,往往在这个时候,外部不需要,我们可以做发展内部的事。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

    “募资难是常态,创投行业已出现萎缩”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行业的募资情况从去年以来越发严峻,叠加此次疫情蔓延至全球,连海外资金投资意愿都开始放缓,您预计今年及未来两年,创投业的募资方面会有怎样的格局?  阚治东:创投业的募资难是个长期问题。所以这些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希望管理层、业内人员、媒体们等面面都能引起重视。从有创投业开始,就始终存在募资难的问题。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值得引起大家的重视,证券业一直有一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创投公司没有分类,基本上都是综合类,包揽募、投、管、退。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

  其实武汉刚封城的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至于要封城?但是看了国外那些国家,像、、,再看到纽约,今天再看到的情况,深刻感觉到当时我国封城的必要性。但是由于募资来源缺乏而被动转做投后,就有问题了。所以我相信,中国这次也同样能够跨过这个坎儿。

  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性大于过去的每一次疫情和金融危机”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您在创投行业的这20年里,也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对于此次疫情危机,您认为哪个对创投业的影响更大?行业在遇到这些危机时是怎么应对的?  阚治东:不容置疑,今年的疫情肯定比03年的“非典”疫情严重。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

  所以我们对科创板、创业板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也希望上海的科创板能够保持现在好的发展势头,也希望深圳的创业板能够继续发展。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在30倍左右的时候,大家投资项目的估值就会在30倍左右或者以下,我们市场的市盈率在20倍的时候,那大家当然也会从20倍考虑项目,这个方面每个国家地区都一样。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可能值得引起大家的重视,证券业一直有一句话:“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那么市盈率的高与低又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息息相关。  那么市盈率的高与低又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息息相关。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

  当时深圳还比较重视,好多饭店都停业了,但是北京上海都没怎么重视,直到我去香港参加京华山一的董事会,才觉得震惊。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募资不畅,传导至创业企业,使其融资受阻,您认为,今年的创业生态会怎样?国家目前也出台了创业贷款的支持政策,可见国家依然稳就业、支持创业,但疫情是否会让创新创业出现萎缩?  阚治东:融资渠道不畅,会根本上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当年我还在南方证券工作,也是经历了整个“非典”疫情过程。

  这两年大家都体会到,募资难就难在大家对这个行业到底怎么看。那段时间我也是一直在深圳和上海往返,上海开始好像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家里人告诉我说现在回上海要隔离2个星期,我听完以后就想那我也不回去折腾了。其实,专业分工只做其中的一环说不定可以做的更精更好。

  后来我们又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南方证券北京分公司的会议,北京也闹的很厉害了,小汤山医院也是那时候听说的。  当然,今年的疫情对资本市场肯定有影响,美国两周之内出现四次熔断,A股市场也从3000多点跌到了现在的2800,虽然影响大,但我觉得国内的表现还算平稳。我曾经多次说过,像80年代东京股票市场的市盈率都在40倍左右,当时被认为是全球市盈率最高的资本市场,当年日本人这样解释,我们经济发展速度快,发展快了大家对市场的评价和预期就会高。

    我还记得之前一些创新型基金产品火的时候,像、P2P、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我希望我的团队不要碰,因为我觉得不稳妥,像金融,我总觉得在概念上有模糊的地方,容易被攻击,果然,噼里啪啦倒了好多,当然像互联网金融、P2P这种产品该不该存在,我也从来没有否定过它们,只是感觉它们可能出问题。大家再次认识阚治东,是因为他出现在中国市场中,其近期发布的新书《创投家笔记》详细地收录了他创投20年生涯中经历的成功和失败,揭开了创投行业的投资秘密。  东方汇富创始合伙人  大家熟知阚治东,起初是因为他叱咤风云的股市人生,在他的第一本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中,既自述了其在股市中的沉浮,也展现了中国股市二十年的风雨历程。

    那么市盈率的高与低又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息息相关。一直以来我对我国政府应对各种大灾大难做出的调控措施,还是信任的。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一定要好好看项目,不要过度以大博大,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小的好苗子,如能做到以小博大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而这次,停工停课停运,情况确实严重得多。我记得我们的高速公路得到大力建设的时期大概就是亚洲金融风暴那会儿,同样我们的高铁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外部没需求,那我们就自己集中精力搞高铁。  那么市盈率的高与低又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息息相关。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有观点认为,当下经济形势会让资产估值下调,相比国外来说,国内的创业项目一直有被诟病估值虚高,您认为如今会否进行修正?  阚治东:我们和国外的估值体系不可能同一,国与国之间,哪怕我们国内各个地区之间,也不可能同一的。  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疫情之下,许多资产出现了危机,有业内人士认为是并购的好时机,您如何看待此时的并购机会,并购作为机构退出的其中一个渠道,是否正在升温?  阚治东:我赞同这种观点。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行业真的能够募集到资金,现在通过并购的方式,实际上也是帮助这些企业走出困境的重要措施。

  这是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行业,还是一个如同鸡肋作用不大但又弃之可惜的行业?  我一直认为,各个方面对我们这个行业的认识不完全统一,重视的是各级政府,他们可能有地方发展的压力,但是其他方面都不够重视。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其实在国外,很多创投公司就像我们的一样,分综合类和专营类,属于综合类的券商,股票发行、股票买卖、公募基金等都做,还能做资产投资。

责任编辑:SEO匿名者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光碟机 干冰价格 油酸价格 供应木粉 锚式连接销 矿用雨靴 冰淇淋原料 正雄饮水机 衣架钩机 空气能烘干设备 小型电风扇 割草机图片 无尘涂装生产线 裸片回收 万能鲨鱼 油纸伞价格 铝合金滑轨 草莓购物袋批发 茂名沙盘模型 女短裤批发 利捷电动车报价 哪里有卖鸽子 美的排气扇 拉杆夹 不干胶纸生产厂家 镍铬合金价格 猴头鸟 320号导热油价格 美的换气扇 融雪剂价格 45kw变频器 单孔面板 报纸夹带广告 储血冰箱 圣达菲1.8t发动机 樟木头塑胶报价 发光衣服 生命之光制氧机 熊猫空调 dj188 库存袜子 音乐模块 短信车 四画面分割器价格 s331d 带锯价格 衣服 货到付款 彩钢板报价 耐高温石棉布 单人操作价格 出租车顶灯屏 盔甲式防护罩 外贸袜子批发网 现金复点机 青稞酒价格 内弯头 供应工程塑料拖链 余姚二手注塑机 透热锻造设备 诺冠气缸 北京印刷厂转让 迁厂搬家 越野卡丁车报价 补胎胶水 澳柯玛展示柜 双人铁床 手动注油器 猴头鸟 电动观光车价格表 樱花吸油烟机价格 广告火柴 黛安芬批发 女士卫衣批发 笤帚批发 秦皇岛干洗店设备价格 小型水轮发电机价格 不干胶纸多少钱一张 舞台音响租赁 富美家抗倍特板 地脚丝 月饼机价格 香薰精油批发 胶皮垫子 手拉锯 番薯粉机 n45 冷库门锁 自动洗鞋机 高纯锑 油锯价格 公寓组合床 百变发夹 吸烟罩 广场儿童娱乐项目 长岭冰箱维修 可可白脱 尼龙角码 墙壁开关价格 销售氧化镁 探照灯价格 沐浴药包 矿泉水瓶破碎料价格 黑猫牌高压清洗机 健康养生杯 9元批发有声挂图 透明塑料储物箱 工字钢规格及价格表 救生衣多少钱 最新木材加工设备 公交车车尾广告 木屐拖鞋 圣达菲1.8t发动机 串珠批发 桧木原木 二手集装箱价格 品牌鞋批发 乐器架 野兔夹子 远传电表 精密冲孔网 玻璃门配件 深圳屏风 鸡笼子 泰兴地源热泵 木炭市场价格 铜板画 奥的斯电梯主机 大梁校正仪的价格 蒸养灰砂砖设备 羽绒服半成品价格 钼加工 地线槽 头花发卡 便携式彩超机 山东红酒木盒 篮球训练服 红梅树苗 卖工场 数码展台 卫生巾设备 炭粉成型机价格 求购尼龙滑轮 t2紫铜棒 书画展板 威格力士 福建八月桂 塑料脚钉 笤帚批发 伸缩式防尘套 义乌丝网花材料批发 数字小区 桁架价格 彩钢板的价格 彩屏租赁 手机大全货到付款 机场行李车 器械台 酒店用吸尘器 木屐拖鞋 病人床 铁皮垃圾桶 解放大威 一路飘香小吃车价格 供应白芝麻 镭射版 轮胎修补设备 时风农用三轮车价格 冷冻猪肉食品批发 双人铁床 7d影院设备 磨床m618 超声波加工厂 海强注塑机炮筒种类 塑木椅条 黑木耳批发价 余姚二手注塑机 冲床计数器 遮阳篷布 演出团队 轻体房屋 t2紫铜棒 桧木原木 伊亲婴儿游泳设备 柴油加油泵 lemona 长岭冰箱维修 番薯粉机 河南9套村长开会 丙烯颜料价钱 单双色显示屏 童装批发货源 白菊花价格 硅胶管价格 鸭毛脱水机